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电力电子 >>从认知语言学连续统理论看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的划分

从认知语言学连续统理论看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的划分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2来源:网络

  摘 要:由于客观世界的连续性、不可穷尽性,很多事体都处于连续统中。因而,可以借鉴连续统的理论来分析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的划分问题。

  �
  关键词:及物动词;不及物动词;连续统;原型理论
  �
  中图分类号:H04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1)03-0000-01
  ��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的划分问题历来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划分角度经历了从意义到形式到形式与意义相结合的过程。当前比较流行的划分方法有:(1)刘月华等(1983)认为“动词按能不能带宾语以及能带哪类宾语分为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两类。及物动词主要指能带受事宾语(动作的接受者)的动词。……不及物动词指不能带宾语和不能带受事宾语的动词。”(2)范晓(1991)从主事主语句的框架区分及物与不及物。及物动词:作谓语或谓语中心词构成主事主语句时,后边一般要带宾语,不带宾语是有条件的动词。不及物动词:做谓语或谓语中心语构成主事主语句时,动词后边一般不带宾语,带宾语是有条件的动词。
  �在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的划分问题上,尽管各家的划分标准和结论不同,但有些动词被肯定为vi或vt却是相当一致的。从vi来看,诸如“笑、活、醒、退却、玩耍、旅游、疗养、徘徊、失败、着想、到来、来临、游泳、考试、微笑、睡觉、休息”等动词被专家公认为vi。从vt来看,诸如“在于、趋于、处于”等动词一定要带宾语,被认为是典型的vt。。这些公认的vi、vt也就是vi、vt的典型成员、中心成员,它们最能体现vi、vt的语法特点,在划分的时候不会引起分歧。目前划分分歧主要体现在非典型成员上,即及物动词不带宾语和不及物动词带宾语的情况。
  �
  1.及物动词不带宾语
  
  �及物动词可以带宾语(此处宾语是指逻辑结构宾语),但不是说及物动词一定要带宾语。在及物动词中这种可带可不带宾语的非典型性及物动词占及物动词的大多数。此处以“吃”为例,郭继懋(1991)对《骆驼祥子》中“吃”的使用情况做出统计,“吃”共使用74次,带逻辑结构宾语34次,不带逻辑结构宾语33次。
  �他……手里用块白菜叶儿托着是个羊肉馅的包子。一直送到老者的眼前,说了声:吃吧。
  �
  2.不及物动词带宾语
  
  �不及物动词带宾语的情况比较复杂,主要有三类:(1)带主事宾语的不及物动词。(2)带处所宾语的不及物动词。(3)动宾式加宾语。
  �(1)带主事宾语的不及物动词
  �不及物动词带主事宾语通常构成存现句和领主属宾句。这些不及物动词在主事主语句中不能带宾语,但是通过移位能够带上宾语,范晓将这种宾语称为主事宾语。诸如:来、坐、死、瞎、丢等
  �①那边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来了
  �②台上坐着主席团→主席团坐在台上→主席团在台上坐着
  �③刘老爷死了太太→刘老爷的太太死了
  �④他瞎了眼睛→他的眼睛瞎了
  �①②构成存现句,③④构成领主领主属宾句
  �(2)带处所宾语的不及物动词
  �此类不及物动词包含两小类,一类不借助介词引导能直接带处所宾语,从而构成S:主+V+L格式,一类需借助介词引导才能带处所宾语,从而构成S:主+V+介+L格式。诸如:路过、发源等。
  �①我去天津开会的时候路过北京。
  �②道教发源于中国,已有一千七百多年历史。
  �此类动词在进入S框架时,虽然多数能带或带宾语,但这种宾语不是典型宾语,因而不是典型vt,同时也不是典型的vi,即非典型vt,也非典型Vi。对此有两种划分方法,一类归入非典型vt,一类归入非典型vi。对这类动词的归类大多数学者认为归为不及物动词。
  �(3)动宾式动词带宾语
  �动宾式动词属于不及物动词,正常情况下不能带宾语,但近几年在现实语言生活中,特别是新闻标题中,“冬奥会冠军韩晓鹏作客搜狐”、“颜色医院亮相北京”之类的“动宾式动词带宾语”格式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诸如:
  �①郭靖拜师→郭靖拜江南八怪为师→郭靖拜师江南八怪
  �②孙继海续约→孙继海与曼城队续约→孙继海续约曼城队
  �原型理论认为范畴的边界是不确定的、模糊的、范畴具有开放性,这也反映了人类具有一定的主观能动性。由于客观世界具有无限性、连续性、不可穷尽性、很多事体是一个连续体、,这就很难再他们之间划出一个确切的界限(王寅2007)。沃尔登认为范畴化是对相似性和连续性的记录,既然是“相似性”就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相同性”或“共同性”“一致性”,也就不能精确;既然是“连续性”,就难以作出一刀切。因此,可以借鉴连续统的理论来划分及物动词与不及物动词。我们在划分及物不及物的时候也不能采用一刀切,可以将其理解为及物―不及物的连续统:V1典型及物动词→V2及物动词不带宾语→V3动宾结构带宾语→V4带处所宾语的不及物动词→V5带主事宾语的不及物动词→V6典型不及物动词。
  �在排序中,V1、V2、V6的排列顺序不存在争议,问题主要集中在不及物动词带宾语的V3、V4、V5上,我们之所以采用这种排序方式主要参考以下三个方面:(一)从配价上看:V5是一价动词,V4为二价动词,V3为三价动词。认知语言学家以典型成员的典型特点为参照点,根据相似性多少来确定其他非典型成员的类属的方法,典型不及物动词的价数为一价,V5作为一价动词与二价动词V4相比较,更接近于典型不及物动词,以此类推,V4比V3更接近典型不及物动词。(二)从使用频率上看:V5<V4<V3。V5虽然在特定的句式中可以带上主事宾语,但在实际运用当中带宾语的频率非常低。像“瞎、断、折、伤、掉、踏、碎”等动词及“走、跑、逃走、逃跑”(表示“离开”意义)的动词,在将近3000万字的现代汉语语料当中,带主事宾语的例子多的也不过四、五十例,有的二、三十例,有的十几例,少的只有几例。高频词如“坐、死、丢、来”等考察其带主事宾语的数量与其出现的总数之比,频率也是很低的。以“死”为例,郭继懋(1991)在北京大学中文系语料库的“现代汉语库”中选取了300万字的语料进行封闭统计,在这个范围内排除出现在复合词中的情况(如死板、死气沉沉等),“死”作为独立的单词共出现396次,其中带宾语的只有29次,仅占7�3�。相比较这下,在经济原则的推动下,V4与V3已经在逐渐代替基本式,使用频率远远高于V5。以V5为例,动宾式带宾语具有醒目、简洁的作用。“08工作会议让路东亚四强赛”、“中国蛙后无缘奖牌”就比“08工作会议为东亚四强赛让路”、“中国蛙后与奖牌无缘”新颖、干脆,也更为醒目;“美国出兵伊拉克”与“美国向伊拉克出兵”相比,更加精炼,而且显得干脆利落。(三)从使用的自由度上看:V5是非自足句式,很少独立成句,独立的情况大多出现在对话中,多做分句或者句子成分。转换后一般要有体特征,即加上“着、了、过”例如:
  �①那模样十足像蜜月里丢了新郎哥德小娘子。(定语)
  �②他知道三个儿子走了两个。(宾语)
  �③什么背运不背运的,有什么再比丢了老婆更倒霉的呢?(状语)
  �④大家可多扶持点,免得他单相思害得黄了脸……(补语)
  �此处动词带上主事宾语可以充当宾语、定语、状语、补语等成分,且在结构中都加“了”。V4一般可以单独成句,部分必需要介词引导才能加处所宾语,部分已经可以直接加处所宾语:V3类结构主要应用在新闻标题上,独立性强。
  ��
  参考文献:
  �[1]王寅2007《认知语言学》,上海外国语教育出版社
  �[2]马庆株等2007《汉语动词和动词性结构》二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3]程昌来1998现代汉语不及物动词的配价考察,《语言研究》第二期
  �[4]郭继懋 1999 试谈“飞上海”等不及物动词带宾语现象,《中国语文》第五期
  �[5]朱军;盛新华 2007 “动宾结构带宾语”格式成因探究,《汉语学习》第三期
  �[5]陈昌来 1997 汉语处所价语的初步考察,《语言教学与研究》第三期
  �[6]李杰 2007《现代汉语不及物动词带主事宾语句研究》,学林出版

上一篇:徽文化的内涵与传承

下一篇:独秀 200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