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电力电子 >>发现殷海光

发现殷海光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4来源:网络

  摘 要:文章介绍了作为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殷海光先生简短的一生和不平凡的心路历程。在五十年代白色统治下的台湾社会,这种对于自由的追求和执着是值得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学习和敬佩的。

  �
  关键词:殷海光;五四后期;自由主义
  �
  中图分类号:DF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1)03-0000-01
  ��“五四”是一个很复杂的话题,但又是一个绕不开的章节,作为“五四”后期人物的殷海光,其终生的意义在于延续“五四”的精神传统,他为之努力与奋斗的就是要建立一个联系传统与现代的精神脊梁。
  �这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一个果敢的学生,理想的青年和不甚合格的士兵,爱憎分明的学者和柔情似水的父亲。性格决定一种命运,无疑殷海光身上的铁骨铮铮成就了其在《自由中国》和台湾社会秉笔直书的美名,基于对真理的追求和事实的反思,从一个政府的无条件信奉者走向全面的批判,又将自己置于极其危险的境地。从传统之外到传统之内,从西方文化到东方文明,伴随殷海光的是思想的自我放逐夹杂着现实政治的波光诡秘和内心强烈地道德诉求。而这一切,永远定格在了他生命的第五十个年头。闭卷沉思,甚是感慨。历史上伟大的人物结果多悲惨,但是苦难又往往成为他们思想成熟的发酵剂。刘和珍君死了,鲁迅写下《为了忘却的纪念》,殷海光先生逝世,我们又该如何纪念呢?也许最好的纪念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在那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台湾,曾经有这样的一个人,深切的思考过传统对于现代,于中华文化之最深沉之意义,无关政治,无关权力,只为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和尊严。
  �
  一、 思想启蒙
  
  � 殷海光,本名殷福生,1919年生于湖北省黄冈市。是二十世纪60年代台湾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在20世纪中
  国的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我是五四后期的人物”�①,殷海光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
  �殷海光早年跟随家人在黄岗和武汉读书,少年时代正值五四运动方兴未艾之时。政治、思想与文化的急遽转型,无疑深深影响到了殷海光的内心世界。他对四书五经之类的传统文化不感兴趣,但却对西方自然科学表现出了浓厚的趣致。值得一提的是,当殷海光还是中学生的时候,他自己独立完成了大学教材《逻辑基本》的翻译工作。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殷海光通过阅读结识了金岳霖,这个后来影响他一生的哲学大师。在金岳霖的热心感召下,殷海光只身一人来到北京投到了金的门下。先是报考清华哲学系,后因“七七事变”的爆发而辗转南下,进入昆明西南联大。1942年大学毕业以后又进入清华研究院文科研究所哲学部继续深造了两年。“在这样一个迷茫、纷乱而又失落的时代,心灵的想通真是稀有而十分可贵的事。”�②殷海光无疑是幸运的,在他人生最为宝贵的青春里,在西南联大,结识了一大批和他心灵相挈的老师及同学。在这里殷海光如鱼得水,迅速成长,为日后做人和学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二、学术成熟
  
  �抗战胜利以后,殷海光来到南京,进入金陵大学教书,同时担任《中央日报》主笔,游离于政治的边缘,用知识分子特有的文风,表达对于民族和国家的忠诚与隐忧。国家与百姓是他时常诉诸笔端的文字,“假若吾人能天下为公,用人唯才,疏远小人,罢黜一起害民之官,严办豪强特权之辈,减轻人民负担,将千千万万人民的负担放在少数豪门巨富身上,那么人民耳目必然为之一新”�③在国民党政权迁到台湾以后,殷海光来到台北,任职于台湾大学,成为一名逻辑学教师。在五十年代的台大,殷海光是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之一,殷也是在这里树立了自己为之坚持一生的学术思想与风范,培养了包括李敖、张灏、林毓生在内的一大批优秀弟子。
  �除了关心民生疾苦、教书育人之外,殷海光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探究逻辑与解析哲学上。他将“科学实证”引入台湾,促成了50年代台湾学术的成功转型。1953年,殷海光阅读了有关哈耶克的著作,并被书中的自由主义理论所折服,苦苦困惑他许久的政治民主与经济平等的问题得以解决。哈耶克将自由主义失落的经济理论重新挽救出来,并且在伦理上有了新的注脚。1955年殷海光以访问学者的身份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土地,得以近距离的了解自由主义的理论和逻辑经验的阐释。
  �
  三、 自由主义的传承
  
  �从美国归来的殷海光除了潜心研究逻辑学以外,也从幕后走向前台,借助《自由中国》杂志系统阐述自由主义的思想与理念。以胡适为代表的五四时代的知识分子,生活在一个新旧交替的社会环境里,旧的制度已然废止,新的制度尚未确立,民主与科学地传播无疑为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提供了一个弥补思想空白的契机,他们的身上,处处高昂着理性的光辉和时代的愉悦。但是殷海光与他的前辈们不同,他生活在一个理性普遍遭到质疑,自由与民主备受压抑和冷落的时期,没有了民主与科学的狂飙突进,有的只是质疑和思考。当时的台湾思想界普遍笼罩在一片失望、悲观和困苦之中。谁丢失了大陆?自由主义的出路在何方?经济平等能够带来政治民主吗?殷海光无疑是其中少数几个深刻的反思者之一。在经过长期的知识积累、痛苦的思索和对于哈耶克著作的引介和研读之后,殷海光义无反顾地接过了“五四”精神的大旗,对台湾社会的诸多弊病展开了深入持久的批判。
  �“人的存在本身乃是目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任何政府、社会组织或别人的手段。”�④也就是说人人生而平等,人的尊严中包含了对人自身的尊重,也包括了这种尊重不应被任何外力所侵犯的属性。但是台湾当局在50年代开始实行并长达40年之久的戒严令严重侵犯了人民集会、结社游行和请愿的自由,白色恐怖的阴影笼罩全岛,殷海光对于国民党压抑个人自由的政策是深恶痛绝。而且,殷海光认为必须尊重人的隐私、自主性和自我发展的权利。如果没有这种权利就谈不上尊重,更谈不上人之为人。但是人的自主性必须是有条件的,自主并非放纵,个人的自由不能以牺牲他人的自由为条件。政府保护公共秩序的同时,主要的责任应该是维持法律用来保障基本人权。只有保障了对个人权利的尊重,每一个独立的个体才有真正享有自由的可能。国民党政权对《自由中国》言论的绞杀和干涉,才不至于重演。而且殷海光在课堂上公开对自己的学生说:“在我们这里的空气,对于三民主义,像中世纪的教皇僧侣们对于宗教教义是一类的。在这些统治之下的人们,对于这类教义或主义,只有信服的自由,没有反对及批评的自由。如果任何一种思想学说要借助枪杆保护,那么就证明它是非常有问题的了。我们从来没有听说罗素思想须要枪杆保护的”�⑤殷海光秉承自由主义的理念对于时局的抨击,当然是无法见容于台湾当局的。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李白的诗句,可能是殷海光坎坷人生的真实写照。伴随殷先生的是十多年的政治迫害、社会无知者的诬蔑和癌细胞的疯狂肆虐,但这丝毫没有改变他的信念。他的这份终身的执著与坚持,成为一座灯塔,一盏明灯,化作自由的火种,撒遍全岛。殷海光的名字,也永远与自由联系在了一起。
  �作为一个学者,他并没有太多思想的原创,但是这一丝都不妨碍殷海光进入胡适以后一流学者的行列。尤其突出的是他的批判精神,现在太多的文人在权力面前日趋犬儒化,又有几个人还能坚持那份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呢!台湾有胡适,有雷震,有殷海光,虽然他们生活的压抑、边缘而又孤独,起码他们还能生存,还能活着,看看同时代的大陆,顾准死了,张志新死了,遇罗克也死了,比起后者,前者不是已经很幸运了。而我们什么时候能出现一个殷海光和《自由中国》呢?到那时,殷先生就不会孤单了吧。
  ��
  注释
  �1 刘继安:1988年生,山东临沂人,安徽大学历史系09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
  ��
  参考文献
  �① 陈鼓应编,《春蚕吐丝――殷海光最后的话语》,台北:寰宇出版公司,1971年,第22页。
  �② 殷海光,《致卢鸿材》,《殷海光书信集》,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266页。
  �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殷海光全集》,台北:桂冠图书股份有限公司,1990年,第117页。
  �④ 贺照田编,《殷海光学记》,上海:三联书店,2004年,第147页。
  �⑤ 贺照田编,《殷海光学记》,上海:三联书店,2004年,第168页。

上一篇:试析《过客》和《寻路的人》

下一篇:徽文化的内涵与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