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电信技术 >>转监 2007年第10期

转监 2007年第10期

发布时间:2017-08-06 10:27来源:网络

   黑娃昨夜磨牙,磨得“嚓嚓”响,像是对谁有深仇大恨一样。桂哥把身边的扑克隔铺扔过去,撒黑娃一脸的牌,黑娃翻个身,又开始磨。桂哥蹿过去,扳开黑娃的嘴,塞进几张扑克牌,黑娃的喉咙咕噜了两下,吐出牌,再翻个身,又继续磨牙,响声经久不息。�

  大家不睡了,睡也睡不着。起身披衣,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商量办法,如何解决黑娃夜间磨牙的大事。黑娃也醒了,手枕着头,眨巴着眼,羞怯地听。�
  有人叫黑娃临睡前嘴里含个婴儿奶嘴,另一 人否定说黑娃出气会把那奶嘴吹得山响;又有人叫黑娃咬个避孕套,另一人反对说避孕套薄,经不住黑娃牙齿磨;还有人说在黑娃的牙齿上拴根绳索,听见黑娃磨牙就拉,还是有人反对说是黑娃的牙齿太齐整,没有坎节,拴不稳绳头;最后有人说鸡巴就有坎节,干脆把绳头拴在黑娃的鸡巴上。“老大”笑说这招太阴毒,哪有不伤人命伤卵命的道理,东说西说,素说荤说,都不好办,大家便要黑娃自己说。黑娃就说:“麻烦你们把绳头拴在我颈子上吧,另外再打个活套,我磨牙齿,你们就拉绳,让我出不了气,我就会醒。”“老大”问:“勒死你怎么办呀?”黑娃露出两颗大虎牙,很勇敢地说:“勒死我自己负责。”�
  桂哥在旁边插嘴,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依我看要彻底解决这事儿,只有让黑娃转监。”听这话,大家惊愕,黑娃一下子从铺上直起身,挨个看大家脸上的表情,神态很凄苦。于是大家不再做声。�
  一夜无语。�
  在看守所转监是件很痛苦的事。人有惰性,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大都不愿挪动,反正在诉讼过程中,看守所只是个中转环节,凡事能将就则将就。再说了,熟人熟地的,即便有些磕绊,也摔打不到哪里去。中途转监,到一个陌生的监室不说,起码遭受一顿暴打――看守所里称之为“过招”。这一招,黑娃是非过不可的,黑娃是强奸犯,是被“过招”的受气包,不像桂哥他们,是经济犯什么的,属于香馍馍类别。�如果说看守所的监室是一道菜肴的话,那么强奸犯和经济犯则是烹调这道菜肴必不可少的味精。前者供犯人们欺负侮辱、玩笑取乐――人称是监室里的精神文明建设者;后者出钱消灾――所谓监室里的物质文明建设者。一般说来,经济犯比强奸犯有钱,而监室里日常生活中最需的,就是实实在在的钱。�
  四川人真是说不得事,一说事,就来事。昨晚桂哥刚言及黑娃转监一事,今天上午,所里便分给监室一个转监的指标,说是天气渐渐热了,考虑大家的身体健康,所里将新组建一个监室,其人员就在各监室调配。午休时分,“老大”在铺上宣布了所里的决定,大家便欢呼,人民政府爱人民,终于想到为我们解决具体困难了,但一涉及本监室的具体人选,大家又都不吭声。“老大”仁慈,“老大”不愿意为难大家,“老大”说:“人民政府讲民主,我也学着民主一下,让大家自个儿决定这转监的人选。当然,有自觉自愿离开本监室的人请举手,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兄弟一场,我应该尊重兄弟们的意见。”�
  说完这话,“老大”就盯大家,大家就望黑娃。黑娃呢,就看他被褥上的那团污渍,那团污渍的形状很像一群张牙舞爪的人,黑娃觉得这群人就是他即将转去的那个监室的人,这当儿,说不定正摩拳擦掌盼望着他,去同他们“过招”哩。�
  初进看守所的新犯,大都认为在这阳光照不到,目光不能及的地方,各监室都暴力、都黑暗。其实不然,主要依靠人情人格人性平衡和调适人际关系的看守所各监室,相互间差别甚大,每个人在监里的喜怒哀乐,基本上取决于所有监室里的其他犯的良知系数,而良知系数的高低则决定着监室的暴力或温和,黑暗和光明。因此,新犯对监室去向的选择,原则上即是对鱼和熊掌的选择,就个别来说,甚至可以说是对割阑尾和割性腺的选择。当然,选择监室,那是不以犯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很多时候,是要凭犯人自身的运气。但今天谁转监这事就不是单凭运气了,它还掺杂着个人的好恶。人民政府今天让大家做主一回,大家当然得郑重选择。是走是留,其实大家心里都有底,这个监室是看守所里的文明监室,余所长直接管理,监室里的“老大”又是全所公认的老好人,所有的监室成员都以此为荣哩,大热天的,谁都不会从阴凉坝往太阳里跳。那么谁留谁走呢?这真的值得大家认真考虑。�
  看大家都望着黑娃,又都不吭声的窘迫状,桂哥觉得自己不出面不行了。有些事情需要一个“颤花”去捅破那层纸,这一刻,他有一种“天降大任”的感觉,塌鼻子旁的几颗雀斑瞬间也就变得通红。他对黑娃说:“你装什么憨哟,你快举手呀,给你个台阶也不知道下。”黑娃哭丧着脸,又是逐个观察大家的面部表情,见大家没什么明显的态度,于是便把头埋进裤裆,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
  桂哥冲过去,一把抓过黑娃的手,向上举,黑娃挣扎,抽回双手,夹在双腿间,泪花在眼眶里打闪。�
  桂哥用脚踢黑娃的屁股,边踢边骂:“你举手嘛,你龟儿子磨牙齿,要把我们磨死呀!”�
  黑娃举手了,一直游荡在他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扑簌簌地掉在被褥上的那团污渍上,他把手举得很高,嘴里终于说清楚了那句一直在嘴边嘀咕着的话:“我舍不得大家。”�
  桂哥狠狠地把黑娃踹倒铺上,他说你舍不得大家,大家舍得你,男子八叉的,不要自作多情。�
  这当口儿,“老大”发话了,他叫黑娃把举着的手收回去,他对大家说,我刚才说过了,大家兄弟一场真是不容易,大家的事儿大家办,我再学学人民政府选市长的办法,来他个无记名投票。为确保本次选举的公正,请各位把转监的人名填好,直接交给管教,叫他按照大家的意见来监室提人。�
  黑娃没再言语,也没填票。趁大家填票的当儿,他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几件破衣破裤,一床小被褥,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那双塑料拖鞋,还是桂哥送给他的。桂哥刚进监室时,对黑娃可好哩,对大家可好哩。日子长了,大家相互了解了,他就变了,整天骂这个打那个的,财大气粗得很。这些,黑娃心里明白,但嘴上不说。说个啥呢,全监室的油荤都是桂哥在滋润,没有桂哥,大家只有顿顿吃泡菜的命,有个头疼脑热的,也没钱医治。这年头,有钱即是大哥,无钱只能作小弟。走就走吧,黑娃想,他一时冲动强奸了邻家女孩,他也是应该遭遇别人的强奸,不管是肉体折磨还是精神摧残。再说了,人世间哪根树枝不落鸟,哪片坟山不埋人哪。�
  桂哥有神经衰弱病,晚间听不得任何响动。黑娃即将被驱逐,他打心眼里高兴。这会儿,他正眉飞色舞地同几个犯人说“养生之道”,看守所啥都不好,就是睡觉时间长,这睡觉,可是大补药啊,俗话说,女人的肤色是睡出来的,男人的精神是睡出来的,还有……�
  有门锁开启的声音传来,黑娃下铺,提起自己的小包袱。桂哥停止高谈阔论,伸伸舌头,幸灾乐祸地斜着眼,看黑娃一步一步向门口走。�
  一身警服的管教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大家刚才交给他的那叠纸条,煞有介事地巡视全监室的犯人,拦住正走向他的黑娃,然后撂下句话便走人。他撂下的那句话是:“桂哥,收拾东西,转监。”桂哥先是一惊,继而愣住,坐在铺上,双手来回揪扯着手皮,手被揪得泛红。随即,塌鼻梁上有眼泪往下滑,刚才还通红着的几粒雀斑一下子变得深黑。�
  晚餐,食堂卖加菜,伙夫们照例把一盆油汪汪的麻婆豆腐红亮在监室前,要在往日,这会儿是全监室的人最欢欣鼓舞的时候,这欢欣鼓舞是桂哥购买给大家的,可现在,监室里的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无钱,无言语,无动弹。黑娃却蠢蠢欲动,“咚”地跪在地对着大家哭,说我让大家过苦日子了,你们还是叫桂哥回来吧。“老大”厉声叱斥:“站起来,打直腰板。”黑娃起身,边抹泪边抬头挺胸,那人模狗样的,像是要和什么人比试高矮大小,涩涩的目光,透过监室的观察孔,看院坝花台上那枝浅黄色的苕花,那苕花的根茎细细的,顶上,却开着一枝硕大的花朵。�
  责任编辑 肖 痕

上一篇:两个字的祝福

下一篇:绚亮的抗暴 清洁的革命